糯米小说网 > 偏执老公霸道宠 > 第297章 竞赛
????“咻咻!”殷绯冲姜咻招了招手“这里这里!”

????姜咻走过去,殷绯递给她一瓶水“你还好吧?”

????姜咻点点头“没有什么不舒服的。”

????殷绯眼珠子转了转,嘿嘿笑道“荆之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啊?”

????“你怎么知道?”姜咻有点惊讶,不过看着殷绯那八卦的笑容,瞬间就明白了“是你……”

????“哎呀,我是早就知道他喜欢你啦。”殷绯道“我觉得他要是不跟你表白就一直耗在你身上也挺可怜的,所以才给他创造机会的。”

????“我拒绝他了。”姜咻喝了口水,道“我不喜欢他。”

????殷绯没什么好意外的,道“其实说开了也比较好嘛,咻咻,你喜欢什么样的呀?”

????姜咻想了想,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了傅沉寒的脸,

????她喜欢什么样的?好像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都没有想过。

????良久,她只是说“对我好的吧。”

????“你要求这么简单??”殷绯简直不可置信“你这也太好养活了。”

????姜咻笑了一下“要是他对我不好,其他的地方再好又有什么用你。”

????“……也是哈。”

????下午的时候,班导突然找了姜咻,道“姜咻啊,我们市里要举行一个竞赛,本来都是要正式班的人才可以参加,但是因为你的成绩一直都很好,所以我就推荐了你,这个竞赛的含金量很高,你趁着这一周的时间写好你的论文,下周五就要上交,要是能拿奖,是会记入履历的,毕业以后也许能进入特殊的研究小组。”

????姜咻眼睛一亮“真的吗?”

????班导道“当然是真的,你知道这些研究小组意味着什么,那是我国医学的巅峰,要是你能加入,青史留名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????姜咻在乎的倒不是这些,她只是想要将自己所学的本事发扬光大而已,是以她答应了参加竞赛。

????她最近其实刚好在写一篇论文,是关于一味药的成分分析的,她试验过很多遍,确认过这味药能有效的阻止细胞病变,虽然不能完全治愈,但是可以延缓病人的生命,减轻病人的痛苦,要是这篇论文发布出去,绝对会成为一个炸点。

????下午放学的时候,姜咻看见了一辆黑色的车,不是卫叔经常开的那辆,但是车牌号姜咻认识,是傅沉寒的车。

????她走过去敲了敲车窗,果然就看见驾驶座上的人是平白。

????傅沉寒坐在后座上,手里拿着一份材料报告,对姜咻抬了抬下巴。

????姜咻坐到他旁边,才听见男人开口“今天回老宅一趟。”

????姜咻一愣,说实话,她是真的不想去老宅,她不想见傅老太太和窦珍瑞。

????傅沉寒道“今天是傅懿书的生日。”

????姜咻恍然。

????难怪傅沉寒要回老宅呢。

????“可是我都没有准备礼物呀……”姜咻有点不好意思,靠着余靳淮的肩膀碎碎念“你都没有提前告诉我,要是你告诉我了,我肯定就不会空手去了……”

????傅沉寒侧头看了她一眼,似乎是有些无奈的道“让人准备了的。”

????姜咻狐疑“不会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我买不起的东西吧。”

????平白忍不住笑了“不是的姜小姐。”

????姜咻这才放心,看了眼傅沉寒手中的材料书,那上面全是数字,看的姜咻头疼,瞬间就失去了兴趣。

????到老宅的时间有点久,姜咻在车上睡着了,傅沉寒看着她一点一点的小脑袋,抬手将人按在了自己的腿上,让她睡的舒服一点,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她白嫩幼滑脖颈,就跟摸一直小猫咪的后脖颈似的。

????见姜咻睡着了,平白要汇报的事情也就没有出口,车内一片寂静的到了傅家老宅。

????下人们恭恭敬敬的请傅沉寒和姜咻进去,那架势不像是在迎接主人,而是在欢迎客人一般。

????傅沉寒淡淡道“我是受了伤才在这边暂住的,我母亲去世后,我就很少回这里了。”

????姜咻哦了一声。

????傅家家主的生日,却意外的没有请很多人,来的只是一些自家的人,林林总总的加起来不过两桌子。

????傅懿书今天穿了一件细纹的灰色衬衫,看起来多了几分书卷气,但是饶是如此,他那天生便极富攻击性的样子看着还是很瘆人,和傅沉寒站在一起的时候,甚至会让人误认为傅懿书才是比较危险的那个。

????傅家两兄弟的外貌可以说是截然不同,一个随母亲一个随父亲,傅沉寒完美的继承了母亲的美貌,那张脸仿佛精雕细琢的瓷器,处处带着精致,而傅懿书更像是用锋利刀刃削出来的利落英俊,脸上的线条没有一处不扎人。

????姜咻托着自己的下巴,百无聊赖的的等着开饭。

????傅懿书也很不喜欢这种场合,冷冷道“我都说了不必过生日。”

????傅沉寒给姜咻的杯子里倒了一杯果汁,才漫不经心的道“你现在是她唯一的靠山了,不疼你,疼谁呢?”

????傅懿书皱了皱眉“兄长,你为什么一直对奶奶抱有那么大的敌意?”

????他记得,自从自己懂事起,傅沉寒和傅老太太之间的针锋相对就没有结束过,一直到傅沉寒拥有了足够的势力之后,才结束了这诡异的局面,傅老太太不得不服软。

????傅沉寒眸中的戾气一闪而逝,很快就没了踪影,仿佛并没有存在过一般,声音淡淡“互相看不顺眼需要理由?”

????傅懿书明白傅沉寒是不想跟他说,皱眉不语了。

????姜咻抱着果汁杯子喝了一大口,差点呛到,傅沉寒给她拍了拍背“小心点。”

????姜咻点点头。

????傅沉寒揉了揉她的头发,轻声道“那边有两个长辈,我过去一下,你在这里自己玩一会儿。”

????他说的是幼年时对自己颇有照拂的两位傅家旁系。

????姜咻嗯了一声。

????傅懿书对姜咻举了举杯子,便也离开了。

????姜咻一个人坐在桌子上,刚打算抓一颗奶糖来吃,“嘭”一声,有人在她对面放了一杯酒。

????姜咻疑惑的抬头看去。